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世界星辉Ⅰ旁观者的姓名永远不会书写在巫师界的历史中

红色的火车奔驰过原野,从白天驶向黑夜。暮色四合,周围的景物渐渐看不真切,只有车窗透出的光在地上连成快速行走的一线。哈利把视线从漆黑的窗外收回来,打开箱子拿出了他和德拉科的长袍。
“很快就到了。”哈利扣上斗篷的颈扣,放在膝上的双手无意识的开始摩挲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德拉科歪头看着哈利沉静的侧脸,然后微微低垂目光看他转戒指的动作,消瘦的手指。
似乎没有什么能比这个人在身边更好的了。德拉科想,他保持着一个舒适放松的坐姿静静的看着哈利,想着他在想什么……随时可能拉开序幕的战争还是更轻松的最后一年学习生活?
不知过了多久,哈利似乎是终于从沉思中清醒,他察觉到了身边人温柔而平和的目光,并予以回望。
“丰盛的晚餐在前面等着我们啊。”哈利小幅度的伸了个懒腰,“一会儿一定要多吃点……毕竟吃饱了才好干活。”
“吃饱了之后进行大幅度运动对身体不好的。”德拉科一本正经地说,“要是打的正激烈的时候肚子疼就有趣了。”
哈利和德拉科在霍格沃茨特快行驶的最后几分钟时间里随便进行着听起来毫无逻辑的对话,周围人嬉嬉闹闹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最后,火车减速,一声悠长的鸣笛声划破夜色,灯火通明的城堡耸立在他们视线尽头。
这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些乌云,它们缓慢的遮蔽星月,夜风也骤然凉了一丝。
似乎要下雨了。
火车缓缓停下。车门打开,穿着黑色斗篷的年轻巫师陆续下车,漆黑的夜色下霍格莫德小站唯一的路灯执着的照亮这片小小的天地,海格提着马灯大声地呼唤着一年级新生。哈利远远的跟他招了招手。
他们走过一条小路,来到停满马车的那片场地,哈利和德拉科找了一辆马车上去,然后夜骐就拉着车吱呀吱呀的驶向霍格沃茨。
哈利抬手看了看表,细碎的红宝石游走在表盘上,“时间还很早,”他看向德拉科,“你害怕吗?”
“什么?”德拉科露出一点诧异的表情,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哈利在说什么,“还好。”他笑了笑,但是哈利凝视他的眉眼却看不出那其中蕴含他话里那种轻松感。
德拉科小心的降低了音量,“其实现在这一切给我的感觉都不太真实……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打仗呢?”德拉科唇角勾起,“所以这一切带给我的恐惧感远远没有直面伏地魔来的多。”
“面对他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这世界上不会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了——伏地魔?大名鼎鼎的刽子手,卷土重来之后甚至精神更加不好,你永远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在这句话结束之前阿瓦达索命你。”德拉科眼角抽动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画面,“而这种情况确实发生过很多回。”
哈利握住他的手。
“幸亏马尔福家族对他来说还算有用的棋子。”德拉科最后这样自嘲,也嘲笑道,“但是伏地魔估计永远也不会想到他被自己的棋子狠狠的摆了一道。”
“其实我很害怕。”哈利悄悄说。德拉科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但转瞬间就想明白了。
“长久以来我一直都很害怕,忧虑……因为我毕竟也只是个普通人,还是个深藏重宝的普通人。”哈利对他笑了笑,“自我牺牲很简单,只需要一腔热血,但是知道很多人都会因为你的一个决定丧命就不是那么轻松的了。”
“尤其是……”哈利低垂目光,“对我来说比生命还要珍贵的你们。”
德拉科不知道他能说什么……毕竟没有什么比生死更加莫测,尤其是在今夜。所以他只是俯身轻轻吻在哈利额头,那是一个冰凉的,一触即分的亲吻。
哈利凝视着德拉科浓雾一样的眼睛,听到他说:“我发誓与你同生共死。”
“我……”哈利抬起他的左手,吻了吻他的戒指,“虽然我很愿意与你签订契约,同生共死……”
德拉科也凝视着他,看着那绿色眼眸中激荡起风浪,“但是今晚,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保障所有人的性命。”
马车停在那带翼野猪守卫的华丽铁门前。
哈利和德拉科停止了谈话。他们从马车上下来,沿着广阔的路走向霍格沃茨城堡。同时也有很多身影走在这夜色中,走向光明而温暖。曾经有无数巫师行走在这条路上,未来,也会有无数巫师在这条路上留下自己的足迹。
****
城堡内部灯火通明,礼堂中更是点亮着无数的灯火,这光明似乎隔绝了天花板上沉压的乌云与飘散的雨丝。陆陆续续走进礼堂的学生逐渐坐满了四个学院的长桌,哦当然霍格沃茨的桌椅是永远坐不满的。
他们坐在空无一物的长桌两边,有人忙着和朋友分享这一暑假发生的趣事,叽叽喳喳小声欢笑,有些人撑着下巴犯困。纳威罗恩赫敏走进礼堂的时候频频向斯莱特林看去,哈利则是回他们一个稍安勿躁的微笑。
红宝石在表盘上转了一圈一圈,渐渐的,教授们也走进礼堂,坐在教师席间谈笑。哈利注视着斯内普大步走过斯莱特林,走上教师席坐在那个属于校长的位置上。
三脚凳带着分院帽出现在四张长桌前。
随后,礼堂的大门最后一次打开,麦格教授引领着一年级新生浩浩荡荡的走过过道,占据礼堂前一角。哈利胳膊支着桌子,手托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那些紧张的小孩子,“当初分院的时候我可提心吊胆了好一阵呢,真以为要和巨怪搏斗或者和其他什么搏斗……”
“是你爸妈骗你的?当初上学前我爸妈也总拿学校的事逗我。”
“不,”哈利嘿嘿一笑,“是乔治和弗雷德骗我的。”虽然是罗恩说他俩说。
德拉科知道哈利说的是……当初。
****
分院这个环节总是让大家很喜欢,毕竟每个学院都将赢来新鲜血液,而且分完院晚餐就离他们不远了……分别两个月,他们是真的很想念学校丰盛的饭菜。
斯内普教授的饭前演讲就跟他这个人一样冷硬,哈利怀疑他会给一年就留下霍格沃茨的校长很不好相处的坏印象,当然,等到明天上黑魔法防御课的时候,他们就会真切地体会到校长兼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真实的威压。
“哦——”哈利突然拍了一下大腿。
德拉科看向他,“怎么了?”他问。
“你还记得咱们学校里一直在传关于黑魔法防御课的那个诅咒,就是那个没有人能教到第二年的——”
德拉科点点头,“记得啊,那怎么了。”
“斯内普教授不就教到了第二年!”哈利语气有点忿忿,“我还以为打破这个诅咒的人会是我呢。”
毕竟当初邓布利多也表示过:“哈利·波特先生,关于毕业之后的就业打算,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打破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课的一年诅咒。”
“当然,先生。”当时的哈利满腔热血。
……现在必须微笑的接受来自现实的当头一棒。
晚餐时,哈利化悲愤为食欲,实打实的吃了不少东西……德拉科在一旁欲言又止,但是哈利跟他保证,“放心,我不会在关键时刻岔气的。”
这话说的德拉科就不知道是该安心该是该笑了。
****
事情是发生在什么时候呢?
似乎就是安逸甜点的下一秒,格兰芬多长桌上纳威突然瞪大了眼睛,然后一个高亢、冷酷、清晰的声音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传到了每个人耳朵里,礼堂的墙壁似乎都震荡着回响伏地魔的声音。
“一个美好的夜晚,各位。”那仿佛是从墙壁里发出的声音说,“我想在座的都久闻我的大名——伏地魔,而今夜,我率领食死徒正式宣布要推翻巫师界现如今的腐朽制度,给予巫师一个光明而自由的未来。”
海格‘霍’地站起来,又在麦格教授的眼神下坐了下去。
“霍格沃茨是这福泽的第一站。”
“只要你们交出沽名钓誉的小人纳威·隆巴顿,那么我也可以保证没有人会受伤,霍格沃茨也会安然无恙。”
“交出纳威·隆巴顿,你们会得到奖赏,而之后的霍格沃茨也会成为真正的教授知识的地方。”
那声音停顿,整个礼堂一片寂静,似乎连呼吸声都停滞在胸腔。这寂静压迫着人们的耳膜,这寂静如此巨大,大得似乎礼堂里都盛载不下。

“不要妄想抵抗,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想杀死你们。我对霍格沃茨的教师十分尊敬。我不想让巫师流血。”伏地魔的声音说。
“我等到午夜。”
寂静再次把他们全部吞没了。每个人都转过脑袋,每双眼睛似乎都找到了纳威,千百道目光死死地盯着他,使他动弹不得。然后,在斯莱特林长桌第一个人站起来了——
哈利看着教师席,看着斯内普,“校长,”他问,“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坐在教师席正中间的斯内普轻轻挥了挥手,狼藉的长桌便空无一物干净如新。幽灵们慢慢穿越墙壁来到礼堂,漂浮在各个长桌上空。这一刻无论是死人还是活人,每双眼睛都盯着斯内普,而他站起来,那展翼的金色猫头鹰就在他身前,他说:“疏散工作由费尔奇先生和庞弗雷夫人负责监督。级长听到我的命令后,组织你们学院的学生,负责将他们井然有序地送到疏散地点。”
“从哪疏散啊校长?”费尔奇不解地问。
“学校里有那么多条密道,找靠谱的走。”斯内普言简意赅地说,“另外如果有人想留下来战斗……”底下发出一阵哗然声,于是他疑惑地反问,“有谁质疑‘抵抗’这个决定吗?那么他可以从大门走入食死徒的阵营。”
他冷漠的黑眼睛扫视众人,“看来没有。”
“那么确保已经成年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巫师,相信自己有一战之力的巫师,你们可以遵从自己的内心留下来战斗。”斯内普说,“你们的校长以及教授们无法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但是我们发誓会尽全力保障每一个学生的生命安全。”
所有的教授目光灼灼,海格抬起手擦了擦鼻子。
“现在开始撤离,从斯莱特林开始。”
“拜托你们了。”斯内普对费尔奇和庞弗雷夫人说,然后又看向全体学生,“希望学校正式上课的时候还能见到在座每一位。”他衷心地祝愿着。“其他教授请我一起加固城堡防御。”他说,“麦格教授麻烦留下来照看一下这些学生。”
“我会把石墩留给你的。”斯内普最后对麦格教授说,然后所有教授从侧面的小们鱼贯离开。
“石墩?那真是太棒了。”麦格教授大声说。“拉文克劳,跟上!”
板凳来回碰撞发出声音,礼堂中的人越来越少。
四张桌子渐渐地空了。哈利和德拉科坐在空无一人的斯莱特林桌旁,毕竟其他同学难免有和自己父母魔杖相对的尴尬场面发生,然后他们和拉文克劳以及赫奇帕奇一起看着麦格教授强行驱赶那些还没有成年的格兰芬多。
“我们觉得‘已经成年’和‘相信自己有一战之力’是两个条件教授,”有些格兰芬多据理力争着,“虽然我没有成年,但是我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可以留下。”
“出去,克里维。”麦格教授不为所动,“别让我再说一遍。”
“我觉得小克里维说的很对,”乔治的声音从礼堂门口传来,麦格教授立刻瞪向他,“……但是还是应该听麦格教授的。”乔治扯起灿烂的笑容,弗雷德歪过头笑他。
凤凰社的成员一个个走进礼堂,谈论着他们熟悉的桌椅,计分器,天花板。哈利和德拉科走到格兰芬多,詹姆斯、莉莉、卢平坐在他俩身边。
“东西都准备好了,宝贝。”莉莉温柔的看着哈利说。
哈利点点头,松了一口气,然后他问詹姆斯,“大脚板他们四个那边都安排好了?”
“卢修斯和雷古勒斯办事你还不放心吗?”詹姆斯拍了拍哈利的肩膀,“他们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伏地魔的阵营中,而小天狼星这会儿也应该把伏地魔扣押的那些人都救出来安置好了。”
哈利点点头,看向不远处的邓布利多和纳威,格林德沃站在一边好像在研究礼堂墙壁的纹理……哈利能猜到邓布利多在和纳威说什么,那也是今夜所有行动中最重要的一步。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