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井散雾

[转载]德哈《世界在我手中》


世界星辉Ⅱ对于最有能力领航的人来说,风浪总是格外汹涌(上)

“到午夜只有半个小时了,我们需要迅速行动!霍格沃茨教师和凤凰社成员联合拟定了一个作战方案。我们将占据三个最高的塔楼——那里视野开阔,位置有利,便于施魔法。年轻的成员及学生请务必跟好领队。另外莱姆斯,詹姆斯,亚瑟,和我带领队伍进入操场。我们需要有人组织把守进入学校的各个通道入口——”
“剩下的人游走在城堡内部流窜战斗,见到食死徒不用手下留情,务必保障自身安全。”
金斯莱说话的时候莉莉和哈利开始给大家分发他们准备了很久的梅林的保障——哈利和莉莉准备的东西是很多瓶的福灵剂,每一瓶都是刚刚好的量,会带来前所未有的好运,却不至于导致眩晕、鲁莽和狂妄自大。老实说这种魔药确实很难熬制,如果没有莉莉在哈利觉得他绝对准备不出来够这么多人使用的量。
他们把福灵剂分发给在场所有人,莉莉把所有教授的份都给了麦格教授,“好久不见,教授。”莉莉很开心的笑着,“可惜现在不是叙旧的好时机,能拜托你把这些给其他教授吗?”
“当然,孩子。”麦格教授给了莉莉一个颤抖的拥抱,“斯拉格霍恩会无比为你骄傲。”
哈利最后把福灵剂递给乔治和弗雷德,“祝好运,哥们。”他说,“认识了你们之后我越发觉得只要胆量够大,任何事情都是可能办到的。”
“只要今夜射向我们的魔咒都偏那么一些,那么未来虽谁也没法管住为非作歹的你们。”
乔治重复哈利的话,“为非作歹吗兄弟?”
“我喜欢这样的形容,也喜欢这样作弊。”弗雷德说,“虽然我们安分又守己。”
“干杯!”
哈利看着他们喝干了小瓶子里的荡漾着淡金光泽的液体,笑了起来。
*
午夜将近,霍格沃茨被力量强大的保护咒牢牢保护着,石墩和盔甲们守在城堡门前,种种魔草离开了花盆,在操场上肆意伸展枝条。格洛普守在城堡前,他可能是唯一站在霍格沃茨这边的巨人了。
海格一脸欣慰的看着他,牙牙在他脚边呲牙低吠。
最后的参战人员在两分钟之前来到了霍格沃茨——穿着整洁暗色长袍的隆巴顿夫人完全没有把之前凤凰社成员的劝阻当回事,“我是来战斗的,小家伙们。”老太太这样说着,给了纳威一个结实的拥抱,自豪地说,“我真为你骄傲,我的孩子。”
纳威重重地点了点头,又悄悄的摸了摸眼泪。
卢平和斯内普站在角落里不知道在说什么。哈利刚才还凑过去对斯内普说了一句,“不需要我告诉你吧教授,别理伏地魔那个快要死的老头。”
结果他得到了狠狠的一个瞪视。
幸亏莱姆斯在。
阿不思·邓布利多、盖勒特·格林德沃和阿不福思·邓布利多站在一起,但是三个人谁也不理谁。哈利知道他们早就见面聊了个透,这会儿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还这个样子——倒是很有要打仗的样子。
他们已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所有人屏息以待,等待着分钟指向十二的那一刻——远处的禁林中迸射出几道强光,然后又传来一声古怪的、哀恸的尖叫……哈利握紧了魔杖。
午夜到了。
所有人握紧了魔杖。
“祝福我吧。”哈利看着德拉科,满身义无反顾的气势,“我也祝福你,比福灵剂更加真挚有效的祝福……”
德拉科凶狠的吻上他的唇。
“愿梅林保佑我们。”他低语。
哈利又在他唇角轻轻啄吻了一下,“好运眷顾勇者。”他毫无惧畏地大笑着说。
……
黑压压的禁林中树影晃动,窸窸窣窣的声音由微笑变得清晰,然后就像在他们耳边一样——好像有很多条腿在有点潮湿的泥土和树叶上爬过一般,罗恩意识到了这声音是什么发出来的,猛地打了个哆嗦,“不是吧?!”
但是就是这样,赫敏失声尖叫——一只像小汽车那么大的巨蜘蛛爬向霍格沃茨,他身后跟着无数的密密麻麻的蜘蛛——阿拉戈克的后代很不仅参加了战斗,还打起了先锋。
食死徒的魔咒不断轰炸这霍格沃茨上方的保护咒……终于,在三分钟还是五分钟之后保护咒终于不堪重负,小蜘蛛爬过栅栏与铁门,巨大的蜘蛛撞开铁门,蜘蛛先蜂拥而至,食死徒紧随其后。
“哦……”海格发出了一声呜咽,似乎很不能承受眼前这一切。
罗恩对他说,“没办法,是它们先撕毁和平条约的,这不能怪我们。”他说的很轻松,鼻尖上都冒出了汗珠。
所有人举起魔杖,准备应敌……而哈利?哈利也举起了魔杖,但是他把魔杖抵在自己的喉咙上,被魔咒扩大了无数倍的声音清楚的回荡在深沉的夜色中。
那是一句蛇佬腔。
“巴希里克。”哈利大声地呼唤着蛇怪的名字,“霍格沃茨需要你的帮助。”
夜色渐渐吞没了他的声音和声音的余波,蜘蛛们快速地爬行着,似乎没有什么因为‘巴希里克’这个名字而发生变化——但是黑湖渐渐荡起没人注意到的一圈圈涟漪,那涟漪越来越大,水面的波动变得激烈了起来。
蜘蛛们猛然停顿,然后转身向后跑去——不得不说它们迫于天性的逃命比被迫拼命要跑的快很多。而蜘蛛身后的食死徒猝不及防差点被快速逃跑的蜘蛛大潮带走。
蛇怪在黑湖边直起硕大的身子,虽然紧闭双眼,但它还是直直的游向哈利的位置。
“有人攻打霍格沃茨。”哈利对他说,“我们非常需要你来一起抵抗共同的敌人。”
“汤姆·里德尔?”蛇怪吐出猩红的信子,罗恩咕咚咽下一口口水。
哈利看向远处黑暗中的禁林,“是他。”他说。
*
战争最开始的主战场似乎就在操场上了,无数的魔咒从霍格沃茨的高空射向地面,从几乎每一扇窗户中射出,皮皮鬼从食死徒们的头顶上飞过,伴随着他尖锐的笑声的是噼噼啪啪下落的疙瘩藤的荚果,食死徒的脑袋立刻淹没在许多胖毛虫般蠕动的绿疙瘩里,,魔鬼网也缠住了很多挣扎的越来越凶的食死徒。
石墩渐渐粉碎在草坪上,盔甲支离破碎散落满地。
你来我往的情况维持了很久,虽然在福灵剂的庇佑下打向他们这边的魔咒总是会偏差一切,但是对面毕竟是身经百战并且心狠手辣的食死徒,还有他们身后的霍格沃茨,没有福灵剂和保护咒的庇护霍格沃茨就没他们这么走运了——不过这些不是黑魔法造成的伤害只需要几个恢复如初就能解决,不需要担心。
不知什么时候,可能克利切和多比终于说服了其他小精灵们,家养小精灵也加入了战争——哈利看到克利切,猜到大概雷古勒斯和卢修斯已经从食死徒中脱离了出来,而正如他所料,小天狼星加入了战斗。
“实不相瞒,”小天狼星的魔咒打晕那个金发大块头的食死徒,“我认为蒙面而来的各位都是懦夫。”
这战斗持续了很久,食死徒前仆后继,他们也渐渐满身灰尘,伤痕累累,索性并没有太大的伤亡。哈利偶然间瞥见极其骁勇的穆迪和金斯莱,在心里感叹凤凰社的战斗力真是不容小觑。
然后他转眼就看到了魔法肆意挥洒的霍格沃茨教授们……除了从二楼窗口往下砸水晶球的特里劳妮可能有点另辟蹊径之外。
哈利所担心的巨人们一直都没有出现,后来他才听说巨人们在格林沃德和邓布利多的双重政策下早就已经倒戈了。
起先是来来往往的各色魔咒照亮着天空,然后,远处的一线天真的亮起了微光,伏地魔的声音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再次响彻在周围的空气中,“真是令人惊叹的勇猛的抵抗,我对你们表示惊叹和赞赏。”
“但是到此为止吧,我会让食死徒收手,我想你们也应该厌倦了这浪费时间的无意义保护。”伏地魔的声音让所有魔杖都暂停了,“我会来到霍格沃茨,与纳威·隆巴顿简简单单的进行决斗。”
“他应该感谢你们不畏生死的保护。”
“半小时,我给他时间重整旗鼓,也给你们搭建心理建设的时间。”
*
欢欣鼓舞的人们回到礼堂,勤劳的小精灵们居然还迅速的准备了简单的三明治和南瓜汁。
刚刚经历过人生中第一场打仗的霍格沃茨学生们难掩激动,纷纷和身边的人分享起自己的勇猛佳绩,但是同时,他们的目光也时不时投向墙上的那个小门——纳威,哈利,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在其中进行这重要的谈话。
“他的话影响了你?是吗?”哈利对纳威说,“你不用去想没有福灵剂是不是会有很多人死。就算真的有很多人因此送命绝不是因为你。”
“我……”纳威激动的想要说什么。
“别激动。”哈利平淡地说,“你要明白无数人之所以甘愿冒风险、把生命系于一线间、甚至在伏地魔脚下编造谎言,冒着致命的危险是为了纳威·隆巴顿?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个人的名头和利益?”卢修斯和纳西莎坐在斯莱特林长桌,纳西莎忙着对德拉科问着问那,小天狼星也跟着雷古勒斯坐在斯莱特林长桌,还有卢平和斯内普。莉莉和詹姆斯和他们谈着什么。
“不,没有人是为了你。”哈利说出了他长久以来深埋在心中的想法,“纳威,没有人是为了大难不死的男孩战斗。”
“而是你,和我们,”哈利点点他,又点点邓布利多,点点自己,“都在为了这个世界战斗,为我们的后代不会生活在我们所曾生活的水深火热之中。”
“当然我们的大义凛然中难免有一些个人的追求和欲望,这在所难免。”哈利最后坦荡地说,“而你和伏地魔的决战也正是如此。”
“只有和他决战,你才能成为完完全全的纳威·隆巴顿。”邓布利多对纳威说,“照我说的去做,孩子。”

评论

热度(19)